书架
最牛姑爷萧权秦舒柔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初来乍到(1/3)

    第一章初来乍到

    明月高挂,游廊尽头。

    臭烘烘的马厩旁,萧权在一个干草垛醒来。

    他一睁开眼睛,呛鼻的粪土气息差点让他晕过去。

    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一身的红色映入眼帘,这红艳艳的华服正是古代的婚服。

    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,对古代诗词歌赋、衣食住行、手工艺都了如指掌,这猛一看,衣服竟然是现代失传已久的秦绣。

    就这一身衣服,在现代低于500万根本都买不到。

    “姑爷醒了?”这时,一个喂马的小厮提着料桶,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姑爷?萧权一脸懵:“我这是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果然,姑爷和他人口中说的一样,资质平平,为人蠢笨。

    小厮眼皮子没抬一下,语气都高贵几分:“这是哪里?这是秦府!今天是你和秦家大小姐成亲的日子,以后,秦家就是你家了!”

    秦家?

    既是成亲,为什么他被丢在马粪堆旁?

    两个小时前,博物馆闭馆,萧权清点完文物后,锁上博物馆的门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群刚来的大学实习生说,今天是萧权的生日,要给他订个KTV,好好喝一场。

    他现在应该在嗨歌喝酒才对啊!

    平时经常有剧组来博物馆拍纪录片,他今天不小心误入了剧组?

    突然,他头痛欲裂,脑海里冒出了不属于他经历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萧定,字盛权,为人忠厚老实,吃苦耐劳。

    萧家是将门,是开国功臣之家,可惜,到了萧权这一代就落魄了。

    今天,是他和指腹为婚的秦大小姐的大喜之日。

    萧权脑中最后的画面,是萧定在众人高呼:“送入洞房!”后,连新娘子的面都没见着,就被人在后面一棍棒打晕了。

    萧定只是个文弱书生,经不住这么对脖子的致命一击,先是昏迷,然后就在马厩冰冷的草垛上死去。

    新婚之夜,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一命呜呼,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就是萧权穿越过来,占了萧定的身体,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这是你睡的地方。”那喂马的小厮指了指马厩旁边的旧厨房,十分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萧权眼一沉,好刻薄的秦家!

    这是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