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太虚创世决
导航

太虚创世决

太虚创世决

枭阳风情 著

科幻连载中

最近更新:第204章 停更通知

更新时间:2020-05-29 21:26

小说简介

神秘的宇宙星空,隐藏了多少大密,复杂的人体宝藏,引发了多少争议,何为密,何为藏。华夏上下五千年,五千年前又是什么?人又从何而来,满天神魔佛是否真的存在,宇宙深处是否有尽头,黑洞后面又是什么,平行空间是否存在。

章节预览



    呼``终于缓过一口气,刘小天用手拍拍还隐隐作痛的脑袋,说:没事,就是刚睡醒,脑子抽了一下.刘小天没敢告诉胖子原因,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.胖子王征看他没事也就没有再追问,突然胖子惊叫一声:靠!要迟到了.快走.刘小天翻身起床一气呵成,嗯~怎么回事!我貌似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,刘小天一边起床脑子里一边想着..接着也没多想,在胖子王征的催促下像教室跑去.

    大三下半年的学习任务不多,主要还是以自习为主,但是李阎王的课每周一节,必须到场,否则生不如死,李阎王原名李势力,人如其名,势力眼,贪财,教导处副主任,手握大权,能不能顺利毕业,拿到毕业证全看他了,千万不能得罪,刘小天和胖子王征在最后一分钟跑到教室,前脚刚进门,后脚李阎王就到了.好险,刘小天和胖子对望一眼,松了一口气.李阎王拿着教案站在讲台上开始了今天的讲座,李阎王开口说道:今天给大家讲一讲生物进化论......

    在度日如年的一小时后.终于结束了上午的课程,刘小天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.这时班长张晓月来到刘小天面前,把一堆资料放到刘小天面前说:这是本市招聘实习生实习的前20名企业资料,你看看.有没有喜欢的,如果有那么你就投个简历,看看能不能被录用.刘小天拿过资料看了起来,大河集团,海市前50企业,招聘实习生,实习期2000/月,转正4000/月....中奥集团,海市前100企业,招聘实习生.....万物集团,海市前100企业招聘......等,全都是大企业,对于还没有毕业的刘小天来说简直是梦想中的首选,刘小天看完资料后没有急着做出选择,而是抬头看着班长张晓月说道:班长选择了哪个公司?张晓月说:我没有选择这些,我在我家亲戚公司上班,因为专业对口,都是化妆品研发公司,怎么你也想来??不不不.刘小天急忙摆手笑着说道:我哪能有这想法,这不是想看看班长大人在哪里高就,以后抱班长大人的大腿吗.呵呵!张晓月翻了翻白眼说道:就你嘴贫,要不是陈阿姨让我帮着你点,我才懒的帮你找实习公司呢,赶紧的,选择哪家公司,我好给你介绍,帮你出出主意.

最新章节

推荐阅读

我镇守人间十万年

我镇守人间十万年

作者:连山易子

诡异而恐怖的黑暗,如同滚滚潮水般,从天边汹涌而来,淹没了巍峨的山岳、奔腾的长河、广袤的平原。 也淹没了繁荣的城市和美丽的乡村。 人间一片恐慌! 天地陷入了无尽的黑暗,从此没有丝毫的光亮。 在那郁郁葱葱的青山下,一个年轻人猛然从床上惊醒过来,苍白的脸上有惊恐之色,大吼道:“羽哥,快带芸姐和凤姨走,快啊!” “仰之,怎么了?” 一个健硕的青年,猛然推门冲进来。 “快带芸姐和凤姨走!开车往...

游戏充值能返钱

游戏充值能返钱

作者:热奶茶七分糖

“接着奏乐!接着舞!咚咚咚……” 遇良被铃声强行吵醒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抓起手机。 “好家伙,八点半了啊!”看了眼时间,遇良赶紧从床上爬起来,跑去卫生间用冷水冲了脸,让自己强行精神起来。 今天对于遇良来说,是很重要的日子,不错,作为一个当代颓废应届毕业生,他最喜欢的游戏:率土纵横,今天要开新区了。 率土纵横每天都会开新区,不过每逢整百区,顺子区,普遍都会人满为患,每个率土爱好者,都想要来这...

都市捉妖师

都市捉妖师

作者:寒江一言

“爷爷,别逼我做不想做的事儿。 早说过不想做捉妖师。 你这样天天逼我学没用。 我是医生,怎么能信鬼神之说呢? 这些鬼话?你留着骗鬼吧。反正我是不信。 我这双手是拿手术刀做手术,不是拿这把破木剑耍着玩。” “哼,混小子。谁说这是把破木剑?” 黄腾升虎虎生威的身躯一震,破败不堪的桃木剑亮出它原有的本身。 “鬼神剑,剑身七寸三分长,刀口铮亮锋利。” 黄腾升帅帅的比划上几招,问道。 “...

我在杀戮中诞生

我在杀戮中诞生

作者:正义迪

我…… 我在哪…… 这里是哪,地狱么?? 地狱。 我曾见过真正的地狱。 腥风血雨,尸山血海,残肢断臂,凄惨哀嚎,还有无尽的杀戮!! 一个喝到烂醉如泥的少年想要努力睁开自己疲惫的双眼。 强烈的呕吐感充斥着身体,意识逐渐与身躯融为一体,感知能力回溯涌动,这也让他看到了周围的一切。 灯光绚烂夺目,音乐震耳欲聋,令人兴奋的冰凉雾气从舞台上方喷出。 舞池中的俊男在那灯光中贴紧了身体肆意挥洒...

罪恶心理

罪恶心理

作者:城末者

“姓名?” “白若宏。” “年龄?” “30。”两句毫无感情的对话,回响在冰冷的审讯室里。 一个身着灰色大衣,头发略显茂盛的男人坐在审讯桌的对面,他的双手被固定在手铐中,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地面,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冷峻的情况,他可能会被人误解成一尊石像。 “请说明一下案发当晚,你在什么地方?” 白若宏的眼睛依旧盯着地下,他的双手和之前一样,没有任何动作。“我在四楼和朋友打牌,并不知道楼下发生...